解枝

咸鱼一条,很感谢能遇见你

孙翔/ 芳华绝代。

执笔行凶:



“唯独是 天姿国色 不可一世,
天生我高贵艳丽到底,
颠倒众生 吹灰不费,
得我艳与天齐,
你想不想 吻一吻,
倾国倾城 是我大名。”


    挑这首歌的角度有点剑走偏锋了,其实大部分时候我对于这首歌的印象更靠近烟视媚行,但音乐毕竟属于艺术,又与美学息息相关。美学中有一条:美是无关于性别的。性别会带来差异,这种差异就是审美的局限,如果能突破这道壁障再进行审美,只关注美的特质,眼界也会开阔许多。


    的确孙翔是个很明艳的男孩子,这个明艳并不是用来形容面貌,回归词语的本意,是字面意思的明亮鲜艳,燧石碰出火光一样的,很原始热烈不加掩饰的美。


    这是我最喜欢孙翔的一点,即是他身上这么不加掩饰的气质,引用一句戏词:“可知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。”孙翔是这样的天然,好的坏的,脾气秉性,他一样都不去掩饰,也不稀得。这么从来腰板挺直的姿态其实非常迷人,哪怕夹杂了年轻人的燥也不妨碍,他是发光体,也有资本,这种做派是得心应手,绝不讨人嫌的。


    所以我听这首歌的时候就想到孙翔,还是hins在张国荣十周年纪念演唱会上,又唱又跳的,全是热烈且澎湃的生命力,再去找张国荣原版,也是一样的傲气,时隔多少年了仍然鲜明,眉梢一扬就是少年意气十分,至死都是少年。


    孙翔是这样,他在成长,也学会配合团队,知道收敛脾气,可他这点儿傲气是刻在骨子里的,磨不灭打不消,愈摧折愈是神采飞扬,年轻小斗神战矛遥指的风姿,就是抚触书页也要觉得那几行字是格外灼人的啊。




道爷零憬KEI:

世界上美好的东西很多,立夏傍晚从河对岸吹过来的风,初冬第一场雪飘过的窗台,秋雨淅沥柔软温暖的被窝,以及春光下笑起来要命的二十多岁的你❤️
林敬言:@道爷0井KEI
第一流氓林敬言
一直叫你老林老林的,想你二十几岁也应该是温柔腼腆少年郎。 ​​​

个人状态

问问各位有没有推荐的张佳乐相关的写手太太。

最近想做个张佳乐相关写手的整理……然后要授权要到心态崩溃……为什么给多喵太太私信老福特它老是显示参数不正确啊!!!!啊啊啊啊!!!!要疯了要疯了要疯了!![不知道怎么打tag系列]

讲实话关注点全在老王的杯子上

对方正在讲话…:

“王杰希你这猫几个意思??”
“那是喜欢你。”
“神tm喜欢???!!”

王杰希同志养花养鸟养猫养方士谦【不是

传奇。

尖沙咀恶霸鸡蛋仔:




    说联盟里的天才,很多人容易想到孙翔周泽楷这一类,正值当打之年,锋锐耀眼。其实仔细历数起来这个联盟本身就是由天才组成的,所有人都拥有极佳的天赋,是阿瑞斯与弥涅耳瓦交错厮杀的战场。


    电竞吃的是青春饭,又不能兼顾学历,每个人投身于此之前都已经做好了孤注一掷的准备,这些少年人没有任何倚仗,唯一能够凭借的就是自己的能力,从网游到训练营再到加入战队,每一个人都曾经是天才,是朋友口中的高手,这些人有些止步于工会,有些终于得以进入联盟。


    而联盟又是什么样的光景呢,进入联盟等于放弃了攻读学业的机会,一心投注在电竞上,同时所有人都惶恐地发现到处是比自己更拔尖的天才,年龄更小天赋更强,已经站在顶峰。


    曾经引以为傲的天赋如今看来不值一提,明星掩映中,稍微黯淡的就将沦为砖石瓦砾,是陪衬,在短暂的十年(甚至更短)电竞生涯中,一直平庸而默默无闻,只用以衬托成功者一身风光。


    北岛在波兰来客里有一句话,这句话其实可以概括这样的很多人:“那时我们有梦,关于文学,关于爱情,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。如今我们深夜饮酒,杯子碰到一起,都是梦想破碎的声音。”


    仔细想起来,是很悲情的。


    再说张佳乐,联盟刚建立第二赛季那会儿,天才就跟路边上的狗尾巴草一样不值钱的联盟早期,到网游里指不定随便拉一个人就有职业水准,而他张佳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,毛头小子,单枪匹马杀出来的,第三赛季就拿了亚军,这么一个天才不值钱的联盟,一个小新人刚出道就拿了亚军。


    所以我很多时候真的不理解为什么把亚军作为嘲讽张佳乐的点,四个亚军还不是足够漂亮的战绩和对能力的肯定吗,多少人多少战队别说亚军了,决赛都没进过。而且很多时候冠军亚军之间真的隔着一层机遇,张佳乐的能力是完全得到证明的。


    就包括他和孙哲平的组合,孙哲平手伤退役后张佳乐一个人也撑起一个战队,辛苦谋划经营,能不能称得上一句志虑忠纯?


    王小波二十一岁的时候说今天我21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吃,想爱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忽明忽暗的云。


    张佳乐也有过这样的21岁,轻狂肆意样样不输他人,哪怕是后来的摧折和磋磨的过程中这种肆意的气质也从未消失,始终伴随着他往前走,跑,狂奔。


    张佳乐从来没有停下,他从来没有放弃。


    我觉得这已经构成了一种精神,凝练坚实而让人动容,如果让我选用一个形容词那一定是悲壮,虽然他这一路下来再如何波折始终眼睫披着光,足够照亮前路。


    双花在某些意义上我不去考虑爱情的成分,这两个人本身就已经是一场传奇。







红线[又名今天治疗之神也在抽风]

重度ooc注意
纯脑洞产物注意
毫无逻辑可言注意
作者石乐志注意
准备好了?

开始吧!

王杰希走进训练室,意料之中地看到了被团团围起来的方士谦。他想了想方士谦回国这三天来微草全队明显有事瞒着他的态度,决定去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。
袁柏清眼尖,最先看到王杰希那双大长腿,于是用手肘捅了捅刘小别。刘小别扯了扯高英杰的袖子,一票人自觉地后退两步,把方士谦让了出来。
方士谦抬眼看着王杰希,勾起嘴角:“小队长,好久不见。”这句话说得奇怪,但合情合理。方士谦回国三天,一句话都没和王杰希说过,王杰希也乐得清闲——当初上完床就跑国外的又不是他。
这厢方士谦主动凑上来搭话,那厢微草众默默退出了房门,王杰希随手拉了张椅子来坐下,饶有兴致地看着方士谦,一副“我就看着你闹”的表情。
毕竟方士谦就算再怎么想一出是一出,也不至于在训练室里搞出什么来。
他这么想着,面上甚至还带了笑,结果方士谦看一眼门口,摸出了一团红线?王杰希表情有点崩塌地看着方士谦十指如飞……
翻起了花绳。
以往的比赛场上,都是治疗之神的白光追不上魔术师的走位,这次终于轮到王杰希跟不上方士谦了。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方士谦手上红线翻了几番,突然被一道光晃了眼睛。
他下意识地眯起眼,等缓过来时方士谦笑得一脸得意,把手朝他面前一伸,他算是看清了那光的来源——两枚对戒,挂在花绳中心,反射着太阳的光。
他抬头看方士谦,方士谦也看他,眼里闪着狡黠的光“怎么了小队长?连这都看不懂了?”王杰希抬起一只手遮住自己的眼睛“不解释么?”方士谦又把手伸得近了一点“你答应了我再解释。”王杰希呛他:“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?”方士谦像是急了,却没有其他办法,只能咬牙切齿看着王杰希。王杰希“噗嗤”一下笑出声来:“这戒指怎么个摘下来法?嗯?”方士谦不由分说牵起他的手,生生把其中一个怼了进去:“这不就能戴上了。”说着把另一个戴到自己手上。王杰希低头看着两人被红线纠缠在一起的手,无声地笑起来,动了动手指与方士谦十指相扣。
我答应了,你解释吧。



“队长,该训练了。”高英杰突然出现在门口,递过来一把剪刀。
开玩笑,即使主意是他们给方神出的,也不代表他们愿意被撒狗粮好么!
————来自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原谅战队内部成员

一个很迷的表情包,来自一个中了p图的毒的我墨。

生贺随笔02

我曾于海棠花下,听说过一个人。
说他有精致却冷冽的眉眼,说他有迷人却虚假的笑容。
说他眸子里藏进了星空却不露分毫,只是垂下眼帘执起手中的刀。
说他肩背后刺了荆棘却只是微笑,日益宽阔的肩膀扛起整个家族。
说他身陷迷局之中,为一个可能拼上一切。
说他缠头勾眼画眉,唱罢此生所有的荒唐。
说岁月无情却有情,催直了他的脊梁也赐予了他勋章。
风卷尘沙起,一切化归虚无。
于是看见小花音容隐没,看见花儿爷步步归来。
于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终究消散在三十一年前的老宅里,天生一身不肯折的傲骨的少年,取而代之。
几本戏折才能书写完此生的辉煌与伤疤?
几声慢板才能诉得清三十九年风雨兼程坎坷曲折?
我不过是个听书人,恍惚间却认了真。

生贺随笔01

只不过一个转身,你已近不惑。
我记得当年那个“从招贴画上走下来的小姑娘”
我记得新月饭店里“靠在沙发上看天花板”的解少爷
我记得四姑娘山上无奈说着“你的人生肯定很无趣”的小花
不提及沙海。
本以为你的前半生已经足够坎坷足够艰难,谁曾想风卷起黄沙,模糊了你仅剩的天真眉眼。
孤注一掷,倾尽全力。
那是你逃不开的命运啊,是落索的棋局。
我总是想,如果你是个普通人,没有经历过那么多风雨,没有见识过那么多人心,你会不会过得像个普通人,至少不用肩负那么多。
但若你是个普通人?我还会否对你倾注这一千多个日夜的热血与爱意?
虽然很抱歉,但答案是不会。
因为我爱着的你啊,有世上最迷人的风骨,那是一路风霜侵蚀刻下的纹章,是老巷与墓道中响过的脚步声。
你曾登过他们可望而不可及的辉煌,却也低到无人能及的黑暗中。
于是你荆棘加身,步步谨慎,笑面冷情,确实是个合格的伶人。
你将自己活成了最理想的样子,却不曾想我能从那说书人的字里行间窥见你三分笑颜。
从认识你开始,到今天,是三年零十五天。算了算日子,才发现你已经三十九岁了。
可为什么我记忆里的你,还是二十八岁的模样?穿粉衬衫停驻在新月饭店的楼梯下,和十数年未见的发小大眼瞪小眼。
总归还是我心里的那个青年啊。
花儿爷,生日快乐。